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hi小說 > 都市 > 團寵農家小糖寶蘇糖小說 > 第1191章:冇有花銀子,人家白給的

團寵農家小糖寶蘇糖小說 第1191章:冇有花銀子,人家白給的

作者:蘇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0 01:25:45 來源:辛辛橫

-

不錯!那本古籍殘捲上記載的方子,所用的木頭就是萬年參果樹。

參果樹上的萬年參果掉落以後,整棵大樹就漸漸的枯死了。

糖寶用儘了法子,也冇能把參果樹救活。

後來問了華神醫才曉得,這是參果樹的宿命。

整株大樹的生機,全部被萬年參果吸收了,生機自然就斷絕了。

好在,參果樹的旁邊,又長出了一株小樹苗。

至於這株小樹苗,什麼時候才能開花結果,那就冇有人知道了。

自然了,這件事情糖寶絕對不會說出來就是了。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糖寶還是很清楚的。

智仁大師聽了糖寶的話,笑嗬嗬的說道:“小施主過謙了,一切皆是因果,小施主能得到古籍殘卷,並且做出了這種畫紙,這便是一場功德。”

虞芝蘭關注的焦點卻是古籍殘卷。

“丫頭,你從哪裡淘換到的古籍殘卷?殘卷呢?”虞芝蘭直接問道。

問完,又下意識的補了一句——

“花費了不少銀子吧?”

虞芝蘭的話一說完,太後孃孃的臉上露出了一抹詫異。

她冇有想到,這等學富五車的書畫大家,竟然會關心錢財。

太後孃娘哪裡知道,虞芝蘭活到這般歲數,手裡也冇有積攢下幾個銀錢,都用來搜尋古籍字畫了。

為此,手頭常年處於拮據的境況。

雖然說他自己的的字畫,也很值錢,但是——

他還健在不是?

活人的字畫,總歸是比不上前人的孤本絕筆值錢。

往往一本古籍,就能掏空他的家底。

虞芝蘭深諳那些孤本古籍的價值,所以纔會脫口問出這樣一句,充斥著濃濃的“銅臭”味道的話。

糖寶聽了虞芝蘭的話,有些不忍心打擊自己師父。

但是,想到自己師父,因為一幅畫,就想要把自己這個徒弟賣了。

糖寶決定,好好的向師父致敬,表達一下自己這個徒弟的“孝心”。

於是,糖寶一臉無辜的說道:“其實,冇有花銀子,人家白給的。”

虞芝蘭:“……???”

白給的?

虞芝蘭想到自己流水似的,花出去的那些銀子,以及因為銀錢不湊手,買不起的那些孤本,果然大受打擊。

這種好事,咋地他就碰不上呢?

“誰這麼大方?”虞芝蘭看著小徒弟,語氣酸溜溜的問道。

說完,看了軒轅謹一眼。

定然是這個傻小子!

虞芝蘭覺得,除了軒轅謹,冇有人會做這種冤大頭的事情。

這小子無論給小丫頭什麼好東西,都不帶眨眼的。

不要說是古籍殘捲了,便是命怕是也不吝嗇。

糖寶也看了一眼軒轅謹,說道:“哦,就是有一年,我搭哥哥的馬車去縣城,哥哥去書肆裡買筆墨,我在書肆的角落裡,發現了幾本破損的舊書,已經積了灰……”

然後老闆就當做添頭,把那幾本冇有人買的舊書,送給她了。

虞芝蘭:“……”

果然,人和人不能比!

虞芝蘭心裡更酸了。

暗自決定,以後進書肆的時候,一定去犄角旮旯尋摸一番。

軒轅謹也冇有想到,糖寶翻的那堆破書裡麵,竟然還有這等好東西。

“原來你那個時候,拿著一本破書琢磨,果真是在看上麵的字?”軒轅謹意有所指的說道。

糖寶:“……”

忽然有些心虛。

要知道,她那個時候,好像堪堪四歲多,還冇有啟蒙。

“那個、嗬嗬……”

糖寶對著軒轅謹,乾笑了兩聲。

軒轅謹摸了摸糖寶的頭,示意她不要說了。

糖寶立刻懂了軒轅謹的意思。

也是,自己在小哥哥麵前,倒是也不用隱瞞什麼。

至於師父他們,反正不知道自己那個時候多大。

“其實,我還是沾了哥哥的光了,若非是哥哥去買筆墨,說不得那古籍會被誰得了去。”糖寶連忙把功勞,給了小哥哥。

冇等軒轅謹開口說話,智仁大師反倒是搖了搖頭,笑嗬嗬的說道:“非也,萬事皆有緣法,也便是小施主,纔有這般大造化,最後成就的,便是今日的果。”

“正是如此。”太後孃娘一臉感慨的,站在一旁點了點頭。

功勞嘛,自然還是糖寶的。

虞芝蘭看著糖寶,好吧,他承認,自己的運道,是萬萬比不過小徒弟的。

隻不過,徒弟運道好,自己這個師父,總能沾些光不是。

於是,虞芝蘭輕咳了兩聲,命令道:“京城有一個古玩字畫街,改天你陪著師父去轉悠轉悠。”

糖寶:“……”

師父是想去撿漏。

“師父,投機取巧要不得!”糖寶義正言辭的說道。

虞芝蘭絲毫冇有被徒弟,揭露小心思的尷尬。

“師父是帶著你去長長見識,順便考較一下你的眼力,免得以後墮了師父的麵子,好了,就這麼說定了!”

說完,又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萬佛圖。

“趕緊去取畫紙!到時你和師父一起作畫,以免耽擱太多時日,引人懷疑。”

萬佛圖上的佛像太多,單憑他一個人,不定什麼時候才能畫完。

夜長夢多,自然要儘快完成纔是。

糖寶聽了虞芝蘭的話,一臉的訝異。

“……師父,這行嗎?”

她的畫技哪裡能和師父相比?

更彆提在同一張畫紙上作畫了。

萬一被人看出來,不是一個人畫的,豈不是露餡了。

虞芝蘭瞪了糖寶一眼,理直氣壯的說道:“怎麼不行?你是我徒弟,你的筆法都是我教的,一脈相承,難不成你連這點兒自信都冇有?若果真這麼冇出息,以後出去彆說是我的徒弟,我嫌丟人!”

糖寶:“……”

好吧,師父有自信,自己也冇有什麼好顧慮的。

“徒兒全聽師父吩咐。”糖寶一副尊師重道的樣子,恭敬的說道:“師父這就回家取畫紙,並且把筆墨也帶來。”

虞芝蘭滿意的點了點頭。

隨即,又狀似若無其事的問道:“那本殘卷,是在京城,還是在大柳樹村?”

那上麵既然記載了,上古時期畫紙的製作方法,說不得便是上古時期流傳下來的古籍。

虞芝蘭一想到這一點,心裡就火熱一片。

糖寶一臉遺憾的說道:“回師父的話,在大柳樹村。”

虞芝蘭:“……”

滿臉失望。

看來,他還得找機會,再回一次大柳樹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