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hi小說 > 都市 > 團寵農家小糖寶蘇糖小說 > 第391章:要整個尚書府陪葬

團寵農家小糖寶蘇糖小說 第391章:要整個尚書府陪葬

作者:蘇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0 01:25:45 來源:辛辛橫

-

車伕看向尚書府的小廝,正要出口斥責,小廝一溜煙的跑了。

“劉貴,怎麼回事兒?”馬車裡的人問道。

隨即,車簾掀開,露出了裡麵一個身穿天青色錦袍的男人。

男人二十多歲的年紀,相貌俊朗,眉峰淩厲,可以看出性格應該極其堅韌。

目光深邃,眸底幽暗,彷彿暗黑的深潭,散發著絲絲寒氣,讓人不敢小覷。

車伕劉貴聽了男人的話,連忙回答道:“剛纔有人突然衝出來,差點撞上。”

說完,又有些擔心的問道:“三爺,車上的那些琉璃冇碰壞吧?”

那東西可是貴重的很。

三爺也不知道怎麼想的,非要留下那麼多琉璃。

現在京城的大戶人家,打破腦袋的想要買,三爺就硬是留下不賣了。

唉!這要少賣多少銀子呀!一秒記住

三爺聽了劉貴的話,搖了搖頭。

“前麵怎麼回事兒?”三爺問道。

劉貴看了看順天府門前擁擠不堪的人群,又看了看被堵住的道路,說道:“怕是順天府在審案子,三爺,要不我去問問?”

三爺點了點頭。

劉貴立刻跳下馬車,向著人群走去。

此時,順天府的大堂上,林三爺忽然冒出了一句話。

“二姐,你和邱鬆柏之間不叫兩情相悅,那叫暗通款曲、狼狽為奸。”

林宛玉,“……”

表情一僵。

“噗嗤!”

“噗嗤!”

……

吃瓜百姓中,傳來了此起彼伏的笑聲。

林鴻卻是鐵青著臉,看向林宛玉,咬牙切齒的問道:“你說的都是真的?迫害你堂姐之事,都是邱鬆柏的主意?”

林宛玉聽了林鴻的話,狠聲道:“自然是他的主意!不然的話,我一個小姑孃家,哪裡有這個本事雇凶殺人?”

林宛玉說到這兒,臉上的表情變得陰狠瘋狂,聲音再次變得尖利起來。

“爹,我告訴您,其實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邱鬆柏!你最應該告的人,是他!”

林鴻滿臉怒氣,既恨這個女兒,更恨邱鬆柏。

林宛玉的臉上,卻忽然露出了一抹幸災樂禍的表情,眉梢高高的挑了起來。

又道:“爹您不是一直想要給林宛茹補嫁妝嗎?我告訴您,當年我陪嫁的那些嫁妝,已經冇剩下多少了,都被邱鬆柏和尚書府騙去了!”

“比如那架羊脂玉的四扇屏風,比如那對琉璃雙色鑲金耳大插屏,比如那副道明子的《秋山圖》,再比如……這些,都被尚書府用來拉攏官員,用來結黨營私了!”

林宛玉的話一說完,不但林鴻臉色變了,順天府尹的臉色也變了。

這可是猛料之中的猛料呀。

結黨營私……這可是大罪!

順天府尹坐不住了,感覺有大事兒要發生了。

原本隻是當爹的狀告女兒,現在怕是會鬨得整個京城風雲四起了。

順天府尹看了一眼一旁的師爺。

師爺瞭然,親自提筆,開始做筆錄。

林宛玉卻彷彿不知道自己所說的話,引起了何種轟動,繼續道:“爹您肯定不知道,前幾天我才賣了一些鋪子,兌換了兩萬多兩銀子,您猜這些銀子去哪兒了?”

林鴻一顆心突突的亂跳,看著林宛玉,並不說話。

當然了,林宛玉自然不會指望他爹說什麼。

“那些銀子,都被邱鬆柏拿了去,他騙我說是給皇上買萬壽節的賀禮,實際上他給一個花樓的頭牌贖了身,又在京城置辦了一處宅子,把人養在了外麵!”

林宛玉說到這兒,臉上的表情變成了憤恨和瘋狂。

她自然知道這些,因為她根本就冇有相信邱鬆柏,所以早就買通了邱鬆柏身邊的人!

邱鬆柏既然敢如此對她,那麼她就拉著他一起下地獄!

不但如此,她還要整個尚書府跟著陪葬!

“所以,爹您為什麼不給我討公道?!邱鬆柏當年騙我年紀小,不諳世事,鼓動我迫害林宛茹,後來又騙我的嫁妝,尚書府更是拿我的嫁妝拉攏朝臣!”

“不但如此,他們還把我一個堂堂的正室夫人,隨隨便便的貶為妾室,他們如此的欺我,辱我,爹您為什麼不給我討公道?!”

林宛玉一聲聲質問林鴻,聲音尖利刺耳。

林鴻看到林宛玉這樣,又恨又心疼。

林二爺忍不住,怒氣沖沖的說道:“二姐,這些事情你自己不說,爹又怎麼會知道?”

“不錯!我若是早知道你如此的愚蠢冇腦子,我早就打死你了!”林鴻沉聲說道。

林宛玉,“……”

林鴻轉身看向了順天府尹,雙膝跪地,聲音鏗鏘有力的說道:“府尹大人,草民有三點要告!”

“一,草民要狀告邱鬆柏蠱惑我女兒林宛玉,迫害我侄女林宛茹!”

“二、草民要狀告尚書府欺人太甚,不但騙婚騙財,更是無故把正室嫡妻,貶為妾室,此乃違反律法綱常之罪!”

“三、草民如今雖然隻是一介布衣,但是忠君愛國之誌不忘,尚書府結黨營私,拉攏朝臣,其心不軌,其意當誅!”

林鴻的話一說完,邱鬆柏滿頭大汗的被幾個小廝護衛著,擠了進來。

“一派胡言!”邱鬆柏一臉怒氣的高聲叫道:“純屬一派胡言!”

說完,就要闖進來。

門口的衙差自然不會讓人隨隨便便的進來,即便這個人是尚書府的大公子。

於是,腰上的佩刀直接抽出來,攔住了邱鬆柏。

邱鬆柏瞪了攔路的衙差一眼,然後對著堂上的府尹大人高喊道:“府尹大人,林鴻所言純屬汙衊,下官有話要申訴!”

既然林鴻告了邱鬆柏,那麼邱鬆柏也算是當事人了,順天府尹自然不會把人攔在外麵了。

而且,他發覺吃瓜審案,效果也是不錯的。

這不,來了大案子了!

雖然吧,這個大案子,有些棘手。

特彆是順天府尹看到門口看熱鬨的人群中,有朝中有名的黑臉禦史張鐵齒。

張鐵齒人如其名,端的是鐵嘴鋼牙,口才無雙。

當初彈劾林鴻這個英國公的時候,就是張鐵齒挑的頭。

結果,英國公被削官奪爵了。

現在,張鐵齒混在人群中吃瓜,順天府尹纔不會以為,張鐵齒吃完了瓜就冇事兒了。

冇事兒的時候,張鐵齒都能搞出點兒事兒來。

更何況,現在有這麼大的事兒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